再睡一夏

【胖雨】恋声需要治疗不(下)

不要问我为啥上那么短而下却不是

白色情人节虽然过了但是还是祝大家,乐乐乐乐乐!!!!

好像没有小甜饼,总觉得咋样都不甜!!!


→ 胖雨胖无差

→小甜饼,不甜都是我的锅

→ooc,我的锅


——上点我——


——下——

有位哲人说得好,“当你越是用心想要做好某件事时,你会发现结果总是不如人意。”哦不,这句话是樊振东自己总结的,这个锅哲人不背。

“嗷!怎么调教都觉得没法再现他那美好的嗓音!怎么返工都像有一口浓痰梗在嗓子眼!”第一次对自己业务能力产生了怀疑的樊振东,满眼血丝地盯着电脑屏幕,他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指天发誓,“哎~我最后再给抠一遍就放弃!!!”

恩,长夜漫漫难入睡,大大入迷枉相思呐~

 

“啊,611路车马上要开了!”身旁小姑娘焦急的声音将樊振东放飞的思绪拉回现实,他三步并两步地追上公交车,手慢脚乱地掏出公交卡准备打卡,无奈手上伞还没收,原先攒在手里的手机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往地上砸去。

“哎哟我的妈呀!”眼睁睁目睹自己苦哈哈吃水煮白菜换来的手机就将要亲吻地板,樊振东懊恼的简直要给2s前的自己飞上一个嘴巴子,然而意料之外的,一双白净而又骨节分明的手给他来了个英雄救美。

慌乱地接过手机并打上卡,樊振东感激地抬头看向自己的“救机恩人”:“谢谢啊~”

对方比自己略高,穿着剪裁得体的深灰色西装,打理得一丝不苟的刘海因为刚刚的俯身而垂下来一缕,他的眼睛很大很亮,鼻尖可爱地翘起,一丝微笑爬上他那略显饱满的双唇,“不客气,小心点儿。”

泛着阳光味道的男声在樊振东耳边炸开,犹如一记响锤猛敲在他的心头,他睁大了双眼,不由自主地抓住了对方的胳膊,“那啥……你……能多说两句吗?”

才一开口,樊振东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我这是在说啥呀这!懊恼地嘟起嘴看向对方,谁料对方却被他给逗笑了,小帅哥示意他别阻挡了后面的乘客,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向公交车尾部。

紧张而激动地紧挨对方坐下,樊振东发现自己一直攒着小帅哥衣角的行为正在完美地诠释着痴汉现行,于是他不好意思地放开手,哎哟喂,这一手的汗。

“你还好吗?”小帅哥见他不声不响地在那犹自神游,从身旁探过头来,又大又亮的眸子含笑地盯着樊振东。

 

樊振东以前一直觉得,说话时看着对方,是一个具有良好教养的习惯。如果有人问他,你有过说话时不敢跟别人对视的情况吗?那他可要嗤之以鼻地嘲上一句:“切,看着能咋了,又不能吃了我~”可现在啊,沐浴在小帅哥这可以称得上“含情脉脉”的眼神中,他觉得自己很可能撑不过10s就会举起小白旗缴械投降。

“我……我好着呢!”缴械的樊振东目光飘浮地盯着自己手上的小花伞,片刻后像是壮士扼腕般地下定决心冒出一句,“我,我就觉着你的声音特好听……”

“哈哈哈~你可真好玩儿。”小帅哥仿佛被逗乐了,心情大好地开口道:“我偶尔会做网络荐书,或许跟这个有点儿关系吧。”

小帅哥开朗地笑声敲击着樊振东右边的耳膜,他缩了缩脖子,转头跟这魂牵梦绕声音的主人对视,他努力地做好表情管理,不让自己看向对方的眼神过于裸露。

就是这个声音,就是他!

这个今早还把自己从睡梦中叫醒的声音,这个伴着自己入睡的声音。

诶,你问就那么几段音频要怎么又做闹钟又给人数羊?别忘了咱男主可是调音大大啊,做两个简单的系统音还不简单嘛~不知不觉的,樊振东那个名为省略号的文件夹里,已经保存了小帅哥音频剪辑调教好的早安、午安、晚安闹钟系列,开机、关机、清理等系统音系列,当然重头戏是他费尽心血做好的歌曲成品。不得不说,除了找工作解决温饱问题外,沉迷省略号不可自拔,是最近两周来樊振东的日常生活。

当然,最宝贝的还是那首原汁原味的童话!樊振东绝不会说,他已经偷偷设置为手机铃声了呢嘿嘿。

“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

完美游离于节奏与曲调之外男声响起在吵闹的公交车上,樊振东觉得,整个车厢瞬间似乎安静了。

他石化般定格住,希望自己能穿越回傻兮兮设置手机铃声的那一秒,又或是手机铃声响起的前一刻。恍惚间,半首歌就这么放没了,等到他晃过神来,打过来的始作俑者已经断定他不会接起而挂掉了电话,樊振东机械地转过头,硬着头皮挤出一个自认为最甜最可爱的微笑。

“这……我觉得这首歌怪好听的,所以就设为铃声了呵呵呵呵。”

小帅哥仿佛还没从“有人居然用自己这“魔音穿脑”的歌设置为手机铃声!”“这人脑子有问题?但是很可爱!”“所以其实我唱歌真的怪好听的?!!!”“等等,这黑历史是谁爆出去的???”“我要不要假装不知道这歌是我唱的???”等巨大的信息中消化过来,眨巴着大大的眼睛,懵懂地点点头,“你……这别说,这唱歌的人很有才啊呵呵呵呵。”

尴尬……

两人就在这尴尬的气氛中,大眼瞪小眼等待着先到站的人下车。

“东雨街到了,请到站的乘客做好下车准备。”听到报站声,小帅哥沉默地站起身来,他本想随意地跟樊振东道个别,以结束这段既没有开始也不会有结束的尴尬来往,但说话要盯着对方的习惯让他破了功,“我到站了,有缘再见。”

樊振东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呆立在熙熙攘攘下车的人流中,伸长脖子看向车外,他看见小帅哥下车时裤脚被滂沱大雨溅湿;他看见小帅哥来不及撑伞而被大风吹乱的头发支棱在他小巧的头颅上;他看见小帅哥撑着小黑伞跟人撞了一下,急急忙忙地道歉;他看见小帅哥走了没两步就停了下来,他看见他回头,向公交车的方向招手——

 

 

“诶?你怎么也下车了?”周雨瞪大了双眼看着挤下车的樊振东,这小孩儿把伞落在了车上,傻兮兮地在大雨里冲向自己。于是他急忙将对方迎进了小黑伞下,搂过对方的肩,免得他再淋雨受冻。

“我……我叫樊振东!事出突然,但我真的对你一见钟情,能跟我一起脱单么?”名叫樊振东的大男孩眼睛亮亮的,攒着小拳头给自己打气。

“哈哈哈哈,你这人可真逗!”周雨愣了一会儿之后长舒一口气,忍不住捏了捏对方白豆腐一般可爱的脸颊,“那你先得解释一下那首歌是咋回事吧?昂?”

 

“恩,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对了你叫啥啊?”

“不告诉你”

“啊???”

“周雨,小傻子”

“嘿嘿”

 

——完——


烂笔谢谢大家观看wwww

其实本来想了另外一种结局,但是还是写成这样了wwww(喂)


评论(4)
热度(32)
©再睡一夏 | Powered by LOFTER

胖球中毒ing~cp无节操乱炖大好/全职主喻黄喻周翔叶蓝/渣翻唱/偶尔渣图/妇联持续关注盾妮锤基不拆/重度恋声癖/不定期推歌/偶尔推BL漫
5sing主页:http://www.5sing.com/3739126/default.html